fule-8.jpg    

感謝 作者Fufuma  願意分享此篇文章給大家

原文網址為:http://blog.udn.com/treschahwang/5310513

 

 

 

 

第一次諮詢時福福與樂樂的吠叫與在家大小便的問題,大多已獲得改善。即使連吠叫這讓家人無法忍受與鄰居抗議的問題也在逐日改善中,無奈在諮詢後數日,我將原先半職工作調換成全職工作,這意味著我不在家的時間,將由原先的八小時,延長為十五小時!這樣的改變更平添不可預期的變數,包括福福分離焦慮症再次復發,以及樂樂在要外出時更加的興奮──這意味著已有改善的吠叫問題,又再度出現,而且更令人無法忍受。

過去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,因工作關係,不在家時間將近十二小時,但從未超過十五小時;也就是說福福可以獨自在家將近十二小時。當樂樂也來到家裡後,他也曾與福福共同等我將近十二小時,也都沒有出現因狂吠引起鄰居抗議的問題。

於是,我大膽的做了這個調整,以為兩個毛小孩相互作伴外,還多了爺爺奶奶的作伴,以及幫忙照顧飲食,並在適當時機放樂樂到院子上廁所。我想這樣應該不成問題吧!就連老爸也信誓旦旦地鼓勵我去做那份全職工作,並承諾會幫忙照顧福福與樂樂!

在諮詢後兩個禮拜內,兩個小傢伙真的很努力自我控制與試試看極力配合爺爺奶奶的要求,他們令家人無法忍受的問題已逐漸不再成為彼此的壓力。然而,隨著時間的流逝,每天十五小時與媽媽的分離,竟逐漸又拉大了福福與樂樂心裡的不安,這個大怪獸成為壓倒福福和樂樂的最後一根稻草!

每天下班後我都會問老爸和阿姨,他們乖不乖?起初他們都說乖,兩個禮拜後,他們都說只有福福不乖,福福很愛叫;除此之外,樂樂的狂吠又出現在早晚兩次準備外出散步時,我認為這還是跟我長時間不在家有關。外出散步意味著樂樂終於可以出去玩了,他的興奮簡直無法再自我控制了,即使我對他的厲聲禁止或好言相勸也無效。

三個星期後的某日,大門上貼了封鄰居的抗議信。說我的狗狗清晨與夜間狂吠不止造成他們的困擾,希望我們能改善,否則將報警處理。這封信讓家父和阿姨相當不滿,於是對我施壓,要我處理(送走)掉一隻狗狗;假使我不願送走,那他們將會把其中一隻送去收容所。

我請求他們不要這麼做,送去收容所對狗狗來說意味著被迫走向生命的盡頭。我請求他們給我時間矯正他們亂吠的行為,他們沒有錯,錯在我,沒有足夠時間陪伴他們,沒有管教他們,請老爸不要這樣慘忍的懲罰他們!他們很愛這個家,很愛爺爺奶奶的!請給他們機會!

於是,我爭取到一個月的時間,來矯正他們亂吠的行為。我認為,他們亂吠是心理因素造成的,我發現福福的分離焦慮症再度輕微復發,他在我面前會啃咬拉扯自己的毛髮。我想,這次這麼嚴重與緊急的狀況,還是必須趕快再次找動物溝通師綠蒂亞幫忙。

非常感謝綠蒂亞在百忙之中特別抽出時間,安排了次日的諮詢。經過了綠蒂亞的協助,福福和樂樂立刻有了ㄧ百八十度大轉變,所有令人無法忍受的行為立刻消失於無形,逐漸地老爸和阿姨也不再說什麼,鄰居也不再抗議了!

現在,一個月過去了,老爸也不再提要送走任何一隻的話了!我想,這次危機已安然度過。真的非常感謝綠蒂亞的協助!更感動福福和樂樂他們卯足全力的改變!

樂樂-6.jpg  

福福-8.jpg  

(PartⅠ)福福叫因為想媽媽 樂樂知道自己不對

 

ly.dia: 他們知道你心情不好

Fufuma: 上次諮詢過後,工作開始很忙碌,工作時間很長,休假又少。每次不是很早就是很晚才會帶他們外出。

ly.dia: 嗯

Fufuma: 對!我爸和繼母給我很大的壓力。我想也給牠們很大的壓力。

ly.dia: 嗯!福福問,他們可以做什麼?

Fufuma: 前幾天家門口貼了一張鄰居的抗議紙條,說牠們清晨夜晚狂吠不止。

ly.dia: 嗯

Fufuma: 家人希望牠們不要這樣,造成鄰居困擾。況且老爸和繼母年紀大了,受不了牠們的叫,還威脅要我送走一隻,我做不到!希望妳跟他們溝通ㄧ下。

ly.dia: 我剛把你說的都跟他們說了,他們很安靜,沒說話。

ly.dia: 最會叫的是樂樂嗎??

Fufuma: 出門時最會叫的是樂樂

ly.dia: 平常在家最會叫的是??

Fufuma: 但平常最喜歡管閒事的是福福,所以是福福。

ly.dia: 嗯!好。樂樂都不敢說話,知道自己不對。我問他們,想被送走嗎??

他們都說不想。

Fufuma: 我昨晚哭著跟他們說媽媽很愛牠們,不想送走他們任何一個。要永遠和他們在一起!

ly.dia: 我跟他們說,媽媽很難過。他說,他們知道。他們2個都說要改。樂樂說願意,福福說盡量。我跟福福說,不能盡量,是一定要改!

Fufuma: 對啊!上次福福也說盡量。家人對他最不滿!

ly.dia: 我威脅他,那把他送走好了。

ly.dia: 福福很委屈

Fufuma: 福福最近很焦慮,是不是造成更會吠叫的原因?

ly.dia: 因為你最近很少陪他

Fufuma: 他心情很不好

ly.dia: 爺爺奶奶對他很兇,樂樂說,會踢他。

Fufuma: 那是因為工作的關係,從前天開始換工作了,會有很多時間陪他。

ly.dia: 因為福福一直叫

Fufuma: 對啊!真的是這樣!

ly.dia: 福說,他只是想你,叫了幾聲,就被打。

Fufuma: 喔! 好難過! 

(當我聽到綠蒂亞說福福因為想我就被打,就開始流眼淚,心好痛好痛!)

ly.dia: 所以福覺得很委屈

Fufuma: 福福很黏我,很愛我。

ly.dia: 他說,以前都不會這樣子。福說,以前都沒人打我。

Fufuma: 爺爺奶奶受到鄰居抗議壓力才會這樣

ly.dia: 現在卻常常被打

Fufuma: 對啊!我都不會打他

ly.dia: 福說,爺爺來住以後就會了。福說,我覺得好委屈。福說,我本來天性就是這樣阿!我也有控制一點了,可是因為我想媽媽阿!

Fufuma: 這兩天為了制止他吠叫,我也打他小屁股,但心很痛。

ly.dia: 福說,我不喜歡這樣。我變得好不自在,我連自在的叫都不行。

Fufuma: 妳告訴福福,媽媽會常在家陪他了。

ly.dia: 好

Fufuma: 媽媽換工作了

ly.dia: 可是爺爺還是會打我

Fufuma: 媽媽去上班很快就回來,想我在心裡,不要叫。妳告訴他我們住的是爺爺的房子。

ly.dia: 可是我好怕,我做不到。

Fufuma: 本來就是爺爺的家,所以連媽媽都要聽爺爺的。

~待續~

 

 

 

綠蒂亞 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