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9143.jpg

這五天,好比五年的自我覺察過程

隻身背著行囊,前往台東的土地,我就是感覺我是因地球母親的召喚而來,因此在飛機上看著台灣的大山大湖還有天空,都覺得好美好美喔~ 有一些些緊張、一些些放鬆,我老公說我要去流浪了,我本來也認同,但經過了五天後,我才知道這是一趟回家之旅。(才寫到"回家"兩字,就熱淚盈眶了!!!)

 

一見老師覺得有股熟悉感,心想可能老師上過電視吧,但是其實對班上許多同學,我也都覺得很面熟,有些同學的形象,我覺得就是在哪見過類似的人,但就是無法明確的想起來。

 

我在民宿的第一天是有在ㄍㄧㄣ的,我知道我的外面還有一個我,並且我把外面的我放在一個四方的玻璃屋裡,我派了那個外面的我出去跟大家打交道,而我自己躲在玻璃屋的陰影中看大家。然而小綠老師所創造的場域,似乎就是能讓我自動的把所有的情緒傾囊而出,我不知為什麼?或許這就是老師的天賦能力。

老師創造的場域是溫暖的、包容的、理解的、乾淨的、白的、讓人願意卸下痛苦的、讓人進而看清楚自我的。

 

因為我在第一天,就流洩了很多很多很多,從很深很深很深的內心中所狂湧出的恐懼。

 

「我做了那麼多的療癒、不斷的挖掘我自己、清理我自己,我想知道,我的孩子的身體,到底會不會好?我該怎麼釋放我現在感受到的這深沉的恐懼?」

我才知道,原來孩子過敏這件事,勾起了我那麼多那麼多的已知和未知的恐懼,深深藏在我細胞記憶裡的恐懼感。在第一天,恐懼的情緒完全湧出來了。那是靈魂自動繳械投降的感覺,在遇到了小綠老師及助理人員的能量以後。

 

那天的花精告訴我,「妳該淨化第三眼,看清楚事實的真相」,我完全不懂牌卡在說甚麼。

 

小綠老師就是有辦法對付我們這一團深藏已久的恐懼能量、抗拒能量,不管妳自己有沒有意識到這股情緒的存在。因為,第二天,老師逼我們去把恐懼跟害怕跟憤怒全部都釋放出來。

 

「我害怕,媽媽不開心~」

「我害怕,所有不好的事、爸媽的不開心,都是我造成的~」

「我害怕,弟弟向我一樣承受著痛苦、害怕他不快樂~」

「我害怕,老公不快樂~」

 

在釋放了一輪後,我突然看清楚了事實的真相,是我承接著媽媽的痛苦,而我的孩子承接著我的,而我的孩子並不會承接他阿媽的!!!  原來自始自終都是我。而且我孩子比我聰明,他會從生病或發脾氣或大哭,幫我把我的情緒釋放出來,不像我,自始自終是壓抑的。而我的壓抑,全部都會讓他來承受,GOD的!當天稍晚,靈魂又趁勝追擊挖深下去,原來更深的一層是「我害怕,若我不接收媽媽的痛苦,我怕她會死掉」

 

唯有當自己的情緒桶、恐懼桶(各種桶)都倒出來、清空了以後,才能再裝載新的、好的情緒和能量,也才能灌入重生的力量。

 

那天的花精告訴我,「妳該清理、釋放從母親那裡繼承的負面能量」,也太準了。

 

從這五天的心靈野外戰鬥營中,不斷的清理、覺察、看懂事實、釋放、淨化、跟重生,當下的妳該處理的每一個埋藏在細胞記憶的負能量,都在老師的帶領中,很奇妙地、自然地找到、開啟和療癒,這五天是真的好比五年,因為凡人的我真的五年間都在那邊轉啊轉的,原生家庭的議題我早就知道,也覺得我已處理了,但是,那麼深層的潛意識,是無法用腦來理解就能處理掉的,一切還是要回歸到傾聽自己的內心,向內找到回家的路。

 

謝謝綠蒂亞老師的教導及滿懷的包容和沒有批判,謝謝所有遇見的人傳送的光和愛,謝謝蓋婭媽媽和上帝高靈的指引。

 

課後的自己五天的課雖說是上課,但也很像是工作-持續清理自己並重生的工作。我發現這工作我很喜歡很喜歡,是我很願意每天做的事,雖然不是很熟練。

 

回到台北後,超級不能適應這凡間的汙濁之氣,眼看著從台東帶回來的乾淨氣息一點一點的流失,每天我都帶點心慌的練習著小綠老師教我們連結技巧,難道這就是我所選擇的嗎?一直不斷地被汙濁能量入侵,一直再不斷地淨化、清理,我的身體和靈魂難道是轉換器嗎?難不成在進行著人體的光合作用?我腦袋裡知道生活裡的這些種種,都是我練功的遊樂場,但,有時真的是覺得好無聊(所以會有這感覺應該是指我沒有認真在練功!!!???)

 

在周末被小孩霸佔自己的兩個整天後,昨天我抽空問了海神,我該怎麼面對這一切?祂說,把冥想中的妳,帶進妳的現實生活之中......

「做自己、照顧自己」,是我現階段的功課啊!

(上帝跟海神都很愛壓我的頭,叫我「看看自己」,哈)

 

很謝謝小綠老師,雖說回來台北的日常生活,我有在驚慌從台東帶回乾淨的能量正在逐漸消失,但我居然看見我老公的臉龐,發現他也變柔和了,我也看見愛了,許多事情我都沒有氣了,就是自然的去做他(若我發現我有氣對家人,我就趕快去淨化跟冥想)。並且並且,我居然晚上能很好睡了!能熟睡了!兒子滾下床我都不知道耶!Thank God!

 

因緣際會的緣起在懵懵懂懂的不斷自我衝撞、受外在打擊、漫無目的在黑暗迷濛中遊走,如每日背著千斤刺在身上似的,這樣過了整整的一年後,我終於受不了自己的黑暗,再也不想把自己關在爛泥深淵裡,我尋求幫助去做了深層溝通的回溯諮商,一次一次的回溯,發現我有很多很多的恐懼、害怕,勾出了幾幕前世和媽媽失去連結的恐慌感(都是大哭的小女孩或嬰兒)、也勾出了好幾幕受到束缚的景象(有在古代是犯人被關、有像是精神病患的被綁、也有在婚姻中完全沒有自己的隱形束缚),身體完全無法動彈的不舒服感,我到現在還記得。這些回溯,像是一個鉤子,在我龐大數千萬筆的細胞記憶資料庫中,鉤出了三、五個記憶,呼應我當時的現況。

 

我親身經歷並感受了,那是我自己給自己的與人隔離、恐慌、恐懼跟束缚感。感受的過程裡絲毫沒有批判,因為我自己經歷了,所以釋放了一些負面記憶跟情緒,但我知道那只是起點,還不夠啊~~~~~

 

後來,我無意間在網路上接收到蓋婭媽媽的靈訊,每一句字裡行間都給了我莫大的撫慰,感動不已,讀到從腦至心至胃的靈魂下沉的文字引導,我甚至還沒閱讀到那一句,我的身體就已主動 send 給我畫面,也甚至我冒出很多的靈感,對於我天生的任務和使命的靈感,我強烈感受到是蓋婭媽媽在給我指引,我也在內心發出意念向她祈求,「蓋婭媽媽,請妳給我指引,指引我該如何去啟動我的使命?」結果,我就找到綠蒂亞了,而且時間說巧不巧,全意識溝通課程談到蓋婭能量、接地、土水火風能量,只有她,沒有別人有,而且就在3月中開課,時間實在接得剛剛好,就立馬報名了,真的不得不嘆服上天的安排啊!

綠蒂亞 Lyd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